Sunday, May 8, 2016

多哈司机


早晨8点走出多哈W酒店,向门卫示意叫出租车去卡塔尔国家会展中心,今天(4月18日)是卡塔尔基因项目研讨会的第二天,因为要做报告所以就想早点到会场准备。门卫召来了一辆银色的宝马,我先犹豫了一下,但问清报价后觉得合理就上了车。

司机是一位来自巴基斯坦的年轻人,大概30多岁,穿着得体的西装,英语也说得我可以听懂。他热情地和我一路聊天,告诉我怎样先被劳务公司组织到第一次出国到迪拜工作,然后再因朋友介绍跳槽到了多哈,奋斗几年下来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车,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接家人来多哈了。

出租车在多哈迷宫般的街道中钻行。看着车窗外掠过的几乎无尽的高楼工地和艳阳下穿着厚厚工作服的建筑工人,想到夏天最高温度可以达到45度的热爆气候,真为这几十万在异国他乡苦打苦熬的第三世界民工捏汗,也为这位司机的夺路而出安生立业而感叹,天再热人还是要出门,车还是可以开,生计还是可以谋!


我在卡塔尔的一位朋友以前在美国时是一位普通教授,在多哈也开一辆九成新的的奔驰轿车,他告诉我这儿有钱人太多,买辆欧洲豪车开上两年图个新鲜然后就抛掉,所以这儿的二手车特划算。我想这位年轻司机也是类似渠道套来他的宝马的吧。但这儿本地的阿拉伯人还都不屑开豪华轿车,他们的座驾几乎是清一色的Land Rover,车高马大地在多哈拥挤的大街上呼啸而过、威风肃杀。大多数出租车司机对这些路霸都是敢怒不敢言。

这种对外国人半不透明的歧视在中东国家俯拾即是,甚至在标榜最开放最融入西方文明的卡塔尔也不能幸免。比如外国人永远不享有公民选举权和房地产权,唯一的例外是可以在多哈的Qatar-Pearl,一个人工堆砌的半岛上购买天价共管公寓(condominium),其价格可以和纽约一比。我到多哈的第二天和同事去Qatar-Pearl逛了一圈,那儿可谓风光逦迤豪宅林立,但是人可罗雀宛如一座弃都。同事告诉我在多哈的上百万外国人几乎全都把自己当成临时工,打完工赚完钱就开路,几乎都不愿扎根在此。

我们的车终于到了卡塔尔会展中心,在开发票时,年轻司机又诚恳地问了一句:“你回来时需要车吗?我可以来接。”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递过来一张名片,说:“打这个电话给我约,提早15分钟就行了。”

我和出租车司机的交流可谓天南海北阅人无数,但这位巴基斯坦年轻人今天真是让我从普通乘客转化成了租驾粉丝。无论工作性质身份地位种族肤色,当一个人把工作当事业,把客户当朋友,把挑战当机会,愿意而且主动地迈出一步甚至几步时,机会加成功已经不是有或无,而是何时何地兑现的问题。至于能够在卡塔尔这种在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个方面都有路障的环境下打拼而且保持阳光乐观的态度,就更是难得了!

于是又想到刚才在W酒店早饭时遇到的一位澳大利亚工程师。他从土木工程建筑入行,后来发现公司特别需要在竞标时有工程背景的专家指导,他就自愿服务从此入了门,然后为了扩大战场又去学拉丁语,因为很多标书里有拉丁学术用语。这次他来多哈已经为公司合同监督执行独当一面了。也是一位愿多迈一步的多行者!

晚上研讨会结束后回W酒店时,我坐地还是这辆银色宝马,和这位多哈司机继续聊天。

于是愈发在意偶遇的多行者,也许是人在旅途的缘故,很快就碰上了一位,也是一位司机。那是从卡塔尔回美后去洛杉矶出差,在一个天光微亮的黎明,我还了Hertz出租车后上了去LAX航空站的穿梭巴士,司机是一位中年女士,胖乎乎且喜笑眯眯,大刀阔斧地把我们的行李搬上车,然后逐一询问我们的航班,并告知相应的站点,于是在沉闷黯淡的巴士里先给了大家一个亮点。车启动后在扩音器里传来了女司机亲脆愉悦的声音:”大家早!欢迎搭载我们的穿梭车!我是你们的司机。我的名字叫美丽(My name is Beautiful),它是这么拼写的:S-H-A-R-O-N!希望大家今天能有美丽和美好的一天!"

谢谢你Sharon愿为这么多素不相识者多迈一步,不仅是把你的服务,更是一份热心和爱心,如暗能量一样传递给了大家,可以在纷繁的世界前行,这大概也是和多哈司机类似的共同点吧!



初稿:2016年5月8日于圣路易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