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 2016

新奥尔良四月天

四月的第一天,新奥尔良的雨从早落到晚,喧嚣的旅馆和不息的车流点亮了清静的马路,就如呼朋唤友的游轮客反衬着我们这堆在学楼里闭门造车的科疯疯和学狂狂。

雨中的密西西比河缓缓流过游轮码头然后折转向南, 晨光中逆流而上的行船一如往昔地折射着新奥尔良和圣路易斯这两座前法属城市一衣带水的纽带。

对我这短短两天学霸式的出差,除了走马重温不少熟悉的老街熟景外,又领悟了两条与新奥尔良的新纽带:超级电脑和有轨电车。

靠近游轮码头的大使酒店(Embassy Suites)外街上行人稀少,但酒店里人声鼎沸大呼小叫,大概就等上中午起航的游轮了。

晨曦中的游轮码头。去年感恩节我们全家就是从这儿出发去的加勒比海度假。

晨光中的密西西比河

在Poydras St 和 Tchoupitoulas St 街角,有一家叫Mother's的是N年前我和玉玲带全家第一次来新奥尔良时领略特色三明治Po-Boy的Cajun餐馆。外面看上去还是老样子。

一辆当街而过的有轨电车. 车后的长辫连着电线,也画出一道老都市de风情。


希尔顿酒店里法式情调的装饰

酒店里有关新奥尔良的旅游指南

新奥尔良雨中夜景


生命科技纽带-超级电脑

我出差参加的是第四届路易斯安纳生科计算年会. 做的专题报告题为"生命科技时代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构架"。
第四届路易斯安纳生科计算年会海报。

与年会主办者之一、路易斯安纳州立大学(LSU)朴教授合影。

朴教授领导的Center for Computation & Technology (计算科技中心)是IBM的科技合作伙伴,主导有关超算和大数据整合的尖端研发,我们合作开发的Delta超级电脑上月投入使用,加入基因医疗(Genomic Medicine)的科研和应用。


Delta的一项应用场景是研究在新奥尔良地区非洲裔居民高发性糖尿病和高血压的遗传因子和环境影(图表上部)。这也算是增加了一条我和新奥尔良的合作沟通纽带吧!


记忆纽带-无轨电车

开完第一天的会从Xavier大学回到希尔顿酒店时已近9点,大堂内人潮涌涌,猜想是今天游轮上下来的游客吧。在大堂一角的一处工艺展幽幽地吸引了我。这是一辆模型电车,就如早晨在街上看到的街车一般,只是装饰得绚丽斑斓。作品名为"Streetcart - Reflection of the City"(街车-都市反思),创作者是本地的艺术家Reggie Ford (www.reggieart.com) 。

我想Reggie在手创这华彩街车折射新奥尔良城市之光时,大概没想到会勾起一位观众的对另一个城市的回忆。在这回忆里,上海的带辫子电车里充满了少年的真挚快乐和青年的激情梦想:卖3分钱的票可以从爷爷家(地丰里)门口的乌鲁木齐路站乘到上海儿童书店的石门二路,再3分钱可以坐到河南中路集邮总公司,然后把压岁钱全花在三国演义连环画和TJ特种纪念邮票上;在9号电车上我带着一位乌鲁木齐来的年轻女孩从复旦出发去黄埔江口的复兴岛看潮,记得车窗半开风吹玲的俏发如飞是无法言喻的美..1990年离开复旦赴美留学时,坐的最后的一班电车也是9号从校门到五角场-记得那儿热闹的五角街市也算是一个杨浦版法国角(French Quarter)吧,我和玲在那儿看过通宵电影吃过地摊上的大腕面。

逝水流年,地丰里已经不再,五角场也已迥然,上海淡为一座遥远的梦中故乡,圣路易斯替而为之称了我们的家园,新奥尔良也成了我和玲共同喜欢的风情都市外加带孩子们出海的港口。但这眼前的街车,好像用它那充满快乐和激情的色彩,和那无形的长辫子连着无尽的电网,从梧桐成荫丁香馥郁的上海复兴西路,到春雨绵绵四月天的新奥尔良Poydras Street, 丁丁作响地行走,宛如穿越时空的纽带飘荡在心中。

我想真正的爱,可以耐住时间和空间的尺度考验。它埋藏心底,只要一有机会比如纽带传音,就又真又活地出来了。

初稿于2016年4月2日

“定格的方位”系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